第32章 难道这绿帽子不够绿(1 / 2)

安锦瑟不但没有被吓到,干脆后退两步,懒洋洋的靠在门把上:“奶奶,你倒是说说,我做了什么,我嫁过来不就是冲喜的?现在你的孙子不是好好的。”

高顺气的不轻,猛地站起来,指着安锦瑟的鼻子:“你说,孩儿他娘是不是你背后陷害,李欢这么多年,在刘家勤勤恳恳,大家有目共睹,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。”

“哪样的事?难道父亲嫌弃绿帽子不够绿,要母亲多偷几个汉子,才会承认这件事?”说完,她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正在抽烟的刘秀才。

啪!

一个巴掌以迅雷不掩耳的气势,落在了安锦瑟的脸上。

安锦瑟压根儿没有想到,这个老太太会动手。

高顺常年干农活,手上的劲儿很大,安锦瑟的头被打偏了。

若不是,她刚刚挑衅刘秀才,根本不会中招。

她转头看着高顺,双眼一瞪:“你打我就能掩饰刘欢偷人的事实?难道我说错了?”

上辈子,父母从来没有打过自己。

这份屈辱,她记住了。

高顺气急,又是一巴掌甩了过来。

这一次,安锦瑟却没有让她得逞,抬手,用力握住她的手腕,眼神冷漠:“念在你是我奶奶的份上,这次我就不计较了,是李欢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,并且父亲当场抓包,和我无关,我建议您问清楚了,在做判决,我还有事,先回去了。”

说完,她一把甩开高顺的手,深深地看了一眼刘秀才,转身朝院子外面走去。

高顺楞了一下,随即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嚎:“扫把星打人了啊,活不下去了啊,我真是造了什么孽,招惹了这么个扫把星,家门不幸,家门不幸啊。”

声音很大,左邻右舍纷纷探头听热闹。

安锦瑟看见站在门口的刘承运,直接无视,越过他离开。

这时候,一个平时和刘家关系颇好的周大婶,看见安锦瑟气冲冲的离开,直接来到刘承运面前:“承运啊,你娘一把屎,一把尿把你拉扯大,不容易,你奶奶也是个可伶的,年纪这么大,你叫你媳妇儿悠着点,老人家身体不好,万一出了个好歹,这可咋办啊。”

杨一弦嘴角抽了抽:“周大婶儿你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,回去吧。”

这些个妇人,整天无事,就喜欢说是道非的。

人家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。

“承运你过来。”他刚想转身离开,就被刘秀才叫了过去。

碍于身份,他不咸不淡的走了过去:“何事?”

“我和你奶奶,要跟你商量点事儿。”刘秀才吸了一口烟,这些天,他憔悴了很多。

之前心情不佳,喝了很多闷酒,但是家里的担子很重,老大还没娶妻,女儿还要出嫁,耽误不得。

他不得不重新振作。

刘承运走了进去,看了一眼气得不轻的老太太,他没有说话。

“承运,你娘在这个家的时候,最疼的就是你,当然了,奶奶平时也没少疼你,今天找你过来,就是要你跟安锦瑟做个了断,今天她对我和你父亲的态度,你也看见了。”

高顺说的义正言辞,现在眼里心里都跟着讨厌安锦瑟。

不但忤逆自己,还出言不逊。

“我没有觉得不妥啊,她说的句句属实。”杨一弦耸肩,倒是这个老婆子,骂骂咧咧就算了,以为她是谁,叫自己做个了断,自己就要听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