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章:至恶一剑!(1 / 2)

叶玄叶灵 剑尊 0 字 6个月前

人性可以有多恶?

在此之前,叶玄已经见识过许许多多的恶人,有些恶人其实并不是真的就很恶,更多时候,其实是立场不同。就好比家族之间,因为利益生存问题,经常发生斗殴,这种事情,他是理解的。

而此刻,他对恶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。

许多人,不对,这个世界上许多人都已经不配称之为人,他们为恶起来,可以说是毫无人性。

就如眼前这位!

人性至善,其实也至恶!

当看到叶玄身上散发出犹如实质的剑意后,血衣男子脸色瞬间大变,眼中有着一丝惊恐,“剑意实质,你......”

这时,一缕暗黑色剑光突然洞穿血衣男子左肩,血衣男子声音戛然而止,与此同时,那缕黑色剑光之中的强大的力量将血衣男子震地连连暴退,最终将其钉在了一处墙壁上。

血衣男子刚想要挣脱那缕剑光,但是,又有三缕黑色剑光激射而来,分别钉在了他双脚脚背以及右肩处。

血衣男子再也无法动弹!

血衣男子死死盯着叶玄,这一刻,他眼中充满了惊惧,因为那四缕剑光正在腐蚀着他!

而且,从一开始到现在,他竟然还手之力都没有!

叶玄没有在出手,他走到了那小女孩的尸体前,此刻,小女孩双目还圆睁着,眼中都还是充满着惊惧之色。

她,只是一个小孩!

叶玄右手拂过小女孩双眼,而这时,不远处的血衣男子突然道:“阁下,我乃血宗副宗主之孙,阁下莫要为自己与自己身边亲人招祸!”

叶玄突然冲到血衣男子面前,他手中多出了一柄剑,这柄剑正是灵秀剑,但是此刻,这柄剑竟然是暗黑色的!

暗黑色!

显然,灵秀剑已受恶念剑意影响!

而叶玄没有发现,此刻灵秀剑的气息,比之前强了不知多少倍,可以说是直追天阶剑!

叶玄一把扣住血衣男子喉咙,神色颇为狰狞,“来,尝尝被人肆意虐待的滋味!”

话音落下,他手持灵秀剑一阵疾挥!顷刻间,血衣男子身上的肉开始一片一片飞出。

凌迟!

“啊!”

血衣男子一开始还能忍受一下,但渐渐的,他忍受不住了,开始疯狂嘶吼起来,“青州低贱蝼蚁,你敢如此待我,我血宗必灭你满门!必灭你满门!”

叶玄理都没理,挥剑的速度越发的快,而此刻,叶玄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极其的邪恶,至恶!

以恶治恶!

场中,血衣男子歇斯底里地怒吼惨叫着!他的双手已经被叶玄削的只剩下白骨,而现在,叶玄正对着他的双脚下手......

惨!

非常的惨,简直惨不忍睹!

而叶玄心中,那股怒气却依旧难消!

看着此刻的叶玄,姜九眼中有着一丝深深的担忧,因为现在的叶玄与之前截然不同,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剑意以及气息,让得她很不舒服,此刻的叶玄,让得她有点害怕!

“住手!”

就在此时,远处街道尽头突然传来一声怒吼,声音还未落下,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突然笼罩住了叶玄,而叶玄还未动手,他周身的那股恶念剑意突然震荡开来。

轰!

那股气息瞬间被冲散!

而这时,叶玄与姜九对面不远处,站着一名黑衣老者,老者右手之中,握着一块漆黑色黑布。

老者死死盯着叶玄,眼中阴冷无比,“你是何人,为何对我血宗弟子出手!”

叶玄身旁,姜九突然站了出来,怒道:“这乃我姜国境内,你血宗竟然在此肆意屠杀,且都是一些手无寸铁的老幼妇孺,你......”

老者冷冷看了一眼姜九,打断姜九的话,“蝼蚁而已,死不足惜!”

闻言,姜九气的脸色铁青,她正要说话,在她身旁的叶玄突然道:“与他废话个什么?”

声音落下,他右手握着灵秀剑轻轻一个狠斩。

嗤!

血衣男子直接被叶玄一剑分尸!

见到这一幕,老者脸色瞬间狰狞起来,“放肆,你......”

老者声音突然停下,因为在他面前的叶玄提着剑朝着他冲了过来,叶玄速度极快,手中灵秀剑蕴含的剑势宛如万丈海啸一般,压的让人难以喘气。感受到叶玄的剑势,老者脸色大变,这是神合境的气势?

来不及多想,老者双手一拉,他手中的黑布突然展开,无数黑色气流宛如一条条毒蛇朝着叶玄激射而去。

叶玄正要动手,而这时,他手中的灵秀剑剧烈一颤,刹那间,那些黑色气流竟然尽数被灵秀剑吸收!不对,准确的说是被他的恶念剑意吸收,而当恶念剑意吸收了这些黑色气流之后,他手中灵秀剑蕴含的势更加恐怖了!

叶玄没有多想,纵身一跃,一剑斩下!

至恶一剑!

老者脸色大变,他双手连忙掐了一个手印,刹那间,在他面前出现一道巨大的黑色能量方盾,然而,这面黑色方盾刚一出现,瞬间便是被叶玄手中的灵秀剑吸收!

完了!

这是老者脑中最后一个念头。

剑落下!

轰!

老者整个人瞬间被震飞到了百丈之外,其最后重重砸进了一处房屋之中,整个房屋轰然蹦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