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章 匿名电话(1 / 2)

就在陆震天发火的时候,陆锋已经会自己的房间,穿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衣裳,冷漠的下楼。

管家急急忙忙叫了医生过来,看见陆锋还沾染着血渍的额头,声音带着讨好:“大少爷,老爷刚刚就是气急攻心,不是故意的,医生来了,您上药吧,要是这样出去,伤口会感染的。”

陆锋一个目光都懒得投过去,冷彻的声音响起:“滚。”

管家被吼得一愣一愣的站在原地,半天没有反应,医生因为匆匆赶来,还在喘着粗气。

但是没有人敢埋怨一句,这个大少爷,你说他不受宠吧,老爷在他成人礼的时候,就将诺大的陆氏集团过继给了他。

刚刚打了他,不过三秒钟又后悔了。

在这些下人看来,老爷根本就是对这个大少爷又爱又恨。

要是大少爷不忤逆老爷,老爷应该会更加宠爱他才是。

陆锋没有理会这些人内心的想法,决绝的离去,他想,自己这次走了,这辈子应该不会回来了。

所以他连回头看一眼,都懒得费劲。

陆昂和秦岚的算盘打得挺好的,想要去他的公司上班?!

那也不问问他这个当事人同不同意。

二楼房间里面。

陆昂一脸阴郁的坐在沙发上,双拳紧紧握成团,有一种随时都会对打人的冲动,越想心里越不舒服,他站起身,皱眉,用力一拳打在了墙上。

“陆锋,你他妈的给老子等着瞧,老子总有一天让你匍匐在我陆昂的脚下。”他的心中燃起一团熊熊火焰,实在是憋屈的厉害。

自己明明就低声下气的跟他说好话,他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就算了,还一直羞辱自己的母亲,这点是他最不能容忍的。

他忍不住看着自己的母亲:“当年你嫁给陆震天,他的死了吗?还是说你嫁过来他的前妻才死?”

秦岚心中咯噔一下,原本还盛怒的脸,一下变了一个颜色:“昂儿,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,我认识陆震天的时候,她的老婆已经死了,陆锋自从我嫁过来,就看我不顺眼,你从懂事开始,不就知道?”

陆昂点点头: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是陆锋从心底里面瞧不起咱们,我迟早有一天让他付出代价,妈妈,我决定了,现在就去新公司上班,就算不去陆锋的公司上班,我也能混得风生水起,还真的以为,我要求着他过日子?还有楼下那个糟老头子,明明都是儿子,自己百依百顺,还是不能得到他全部的喜爱,妈妈,我给你说,这个男人其实并不是那么爱你,要不然这种事情,他就应该顾及你的颜面,而不是纵然陆锋一直叫你阿姨。”

此刻的陆昂阴鸷着一张脸,和早上那个天真无害的孩子,判若两人。

他的眼中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老成和狠辣。

对的,是狠辣,他其实并不是想要证明自己比陆锋强,他是想要他的命。

今日的耻辱,绝对不能因为这样咽下。

这样想着,他嗖的一下站起身,冷冷的看着自己的母亲:“你告诉那个糟老头子,给我安排好职位,我明天就去上班,今天我出去一趟,不要给我打电话,我想回来,自然会回来。”

说完,他一甩袖子走了出去。

刚刚到楼梯门口,便看见揉着自己太阳穴的陆震天,他深吸了一口气,本想下去说几句安慰的话,无奈心情实在是不好,他回到自己的房间,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。

半个时辰之后,陆锋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用着温子兮剩下的医药箱,给自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,随即拨打着温子兮的电话。

居然是关机状态,他蹙了蹙眉。

胃里面空空的,有些难受,想着温子兮似乎很喜欢吃自己煮的面条,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,给自己下了一碗面。

吃完之后,慵懒的躺在沙发上,脑海中却不自觉地回想起今天白天在陆家发生的种种。

呵呵…

这个父亲总是装作一副很在乎自己这个儿子的样子,在别人眼中,他在自己刚刚成年的时候,便将陆氏集团过继给自己,这里面可能没有人知道内幕。

但是他知道,那是因为,起初创建陆氏集团的时候,自己的母亲林依依,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。

母亲在合同上清楚地写着,等待他们的第一个儿子成年的时候,便将公司过继给他。

可是呢。

陆震天在自己成年之前,就拿着陆氏集团的钱,开了一家规模宏大的分公司。

那家公司,现在独立的属于陆震天。

以为做这些自己就会感激他,呵呵…那估计是他自己想多了。

他陆锋不但不会领情,只会更加厌恶这种口是心非,表里不一的人渣。

很多事情,他不说,不代表自己不知道。

想起自己母亲美丽的容颜,还有最后的惨状,陆锋浑身蜷缩成一团,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。

这一直是他这些年的梦魇。

震耳欲聋的酒吧里面,灯光加错,那些年轻人尽情的放松着自己的神经。

二楼包厢。

陆昂左手搂着一个看着还不错的美女,自己身边还坐着四五个公子哥。

要是近看,就会发现,这些都是京都的纨绔子弟,一天都是不务正业,游手好闲,陆昂在很早以前,就和这些人打成一片。

其中有一个淡淡的笑了一声:“昂,你那个牛逼哄哄的哥哥,又给你气受了?我说你就不能装作一副柔弱的样子,得怼回去,兄弟们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。”

说着,他还煞有其事的握了握拳头。

其它的也跟着附和着。

陆昂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摆摆手:“我辛苦多年经验的好弟弟形象,能一下就崩了人设吗?”

此话一出,立马引来了哄堂大笑。

众人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。

陆昂怀中的女人撒娇的动了动胳膊:“陆少,不要生气了,奴家喂你吃葡萄好不好?”

那娇滴滴的声音,足以融化一切。

陆昂一把篡住她的下巴,狠狠地亲了一口:“还是我的小棉袄贴心呢,本少突然想要吃烧烤,出去给我买点回来。”

女子面部表情一僵,随即感受到陆昂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悦气息,她小心翼翼的说到:“陆少,稍等一下,我这叫打电话,叫人送上来。”

“不,本少要吃你亲手买的。”陆昂一张脸满是煞气,看不出任何情绪,哪里还有刚刚的柔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