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0章 很肥很有肉的大结局(1/2)
裘晚棠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夫君完结了,七个月的陪伴,某瑟想和那些妹子们谢谢。有许多潜水的妹子某瑟不知道,但还是谢谢你们的坚持\,至于iuiu亲,肉团团亲,阿卿亲,阿飘亲,kit亲,波涛亲,炉温亲,樱子亲,兔样亲,ivanqiqi亲,素梦忧亲,兜兜亲。某瑟谢谢乃们一直以来的冒泡支持╭3╰╮╭3╰╮新文消息将和番外一同发上来,撒花

  裴蓠就伫立在她们身前,那手中的圣旨早已滑落在地。听到身后的动静,裴蓠并没有反应,他只是依旧怔怔然的摸了摸脸颊,触得一手湿润。

  “不好笑。”

  裴蓠迈开僵硬的步子,嘴角扯着笑。他走到裘晚棠身边,伸手轻轻触碰她冰凉的脸颊。那双眸子一动一不动的凝视着裘晚棠,只是空洞的如一潭死水。

  “晚棠,不好笑。你为何老爱逗弄我。”

  裴蓠抚上她,手指却在止不住的颤抖。他试图扯出笑容,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到。在欧阳弘等人看来,他就像疯魔了一般。

  “从前你就爱逗弄我,”裴蓠道,哪怕刺入骨髓的疼痛时他也没有这样情态,那泪水滚落在裘晚棠面颊上,灼烫非常,“你若真是戏耍也就罢了,我都听你的话安全无虞的回来了。你怎的还不睁眼瞧我。”

  裴蓠摩挲着她的唇,把额头抵在他额头上

  “你瞧我好不好,我一点伤也没有,真的。”

  裴蓠感受到额间如寒冰般的肌肤,不由得咬紧了牙关。双手紧攥的发白,他一直等着裘晚棠给他回应。然而任谁都看的出来,裘晚棠已经无力回天了。

  裴蓠静静的等着,裘晚棠的双眸紧闭,长睫低垂,悄无声息。

  “晚棠,晚棠,你瞧瞧我。”

  裴蓠顾不得还有多少人在场,他含了她的唇,想要那唇如以往一般甜美柔软。可是不管他怎么做,裘晚棠只是躺着,毫无反应。

  “你瞧瞧我。”裴蓠的唇被自己咬出了血,“瞧瞧我。”

  他的声音从一开始的温柔到现今的微弱,让欧阳弘等人看的揪心不已。裴蓠握着裘晚棠的手,十指相扣

  “你瞧瞧我,好不好,只要瞧瞧我”

  他着,到后来忍不住微微哽咽

  “瞧瞧我。”

  “瞧瞧。”

  到最后,他的声音已是微不可闻。裴磬上前,将同样神志不清的墨酝抱了起来,他们谁都没有上前阻止,只是任由裴蓠。

  “晚棠。。晚棠。。晚棠”

  到最后,裴蓠终是忍不住哀恸,那唤声之中的痛楚。便是欧阳弘听了,也有些不忍的别过了头去。谁都明白裘晚棠对裴蓠而言有多重要,而现今

  此后一月,裘晚棠一直是这个模样。而裴蓠每日几乎只是喝些茶水度日,后来还是欧阳弘一句

  “你若是死了,就连见也见不到了”

  之后,裴蓠才吃一些。但是大多数时间,他只肯呆在裘晚棠身边,就握着她的手望着她,旁的甚么也不做。

  他记起了那些事,便是他再不愿相信鬼神,也猜的到晚棠是代他而死的。一开始想到时,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拔刀自刎。后来还是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的墨酝阻止了他

  “姑爷,若姑娘真是为了姑爷抵命。姑爷死了,姑娘只怕更保不住了。”

  的确,裘晚棠现在的状态着实不对。明明身子冷透了,可一点也没有腐烂,反倒和以往没有任何差别。偶尔裴蓠将手贴在她腹上,还有温热和低低的起伏。

  正是因为如此。裴蓠才坚信裘晚棠没有死,只是不知为何醒不过来。他等了一个月,裘晚棠没有任何回应。一月过后,他就预备带着裘晚棠回到京都。

  哪怕有一丝希望,他都不会放弃。

  这就是为甚么裴丞相见到裴蓠和裘晚棠时是这副模样的原因了。他们都被这一事狠狠的打击了一回,柳氏和戚氏更是整日以泪洗面。裴蓠却不管这些,他每日亲自为裘晚棠梳洗擦拭,不假他人的手。

  日子久了,就连柳氏也来安慰他,让他早日安葬了裘晚棠。柳氏身为裘晚棠的娘亲,这话比谁都痛苦,可是为了裴蓠日益虚弱的身子,她不得不开口。起码,晚棠在天之灵,一定不会怪罪的。

  可裴蓠充耳不闻,那些大夫太医来了又走,都没有办法。裴蓠的心思一天冷似一天,等到三月过后,他甚至不愿再请大夫了。

  就算晚棠一直这样,他也会陪着她一生,他们好的,与子偕老,不离不弃。

  事情的转折就出现在九月,那时离战胜已有将近四月。那是太医署里颇负盛名的女太医。也是唯一的一位,可谓是开创了先例。她是随了先皇后来的,原先不过是个医女,后来因着为后宫的妃子治疗了许多病症,名声也很快传开了。

  她今年五十有而,来丞相府也不过是岳帝的旨意。她是最后一位了,若她不行,裘晚棠就真的没救了。

  所有人都没报期望,这些日子里的打击,足以让他们灰心丧气。裴蓠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再了,都瞧过那许多了,也不差这最后一个。

  那女太医把了近半个时辰,良久才惊疑不定道

  “咦这,这是”

  在一旁等候的戚氏和裴蓠闻言一怔,还是裴蓠率先反应过来,急忙问那女太医道

  “太医,你可是把到脉了”

  不怪裴蓠这么问,前面的太医把了都没有脉象,确实是死了。可是这女太医一来,看那样子,似乎是把到脉了。

  女太医点点头,有些古怪道

  “不错,我的确是把到了,虽然虚浮了些。倒还是感觉的出来,不但如此”那女太医顿了顿,有些为难道,“是喜脉,有了三月了。”

  此话一出,仿佛晴天霹雳,让裴蓠和戚氏当即愣在了原地。

  “孩,孩子”

  戚氏忍不住开口道,“怎的会,这未免太离谱了,棠娘她都”

  那女太医摆摆手,阻止了戚氏的话

  “暂且不我有没有把错了脉,我方才检查了王妃的身子。王妃腹部的确是有些隆起,而且那一块与别处不同,不但和活人无异,甚至还有微弱的动静。”

  女太医神情严肃的揭开了裘晚棠的衫,戚氏和裴蓠敲过去,果见那腹较之前有些凸起了。裴蓠天天陪在裘晚棠身边,却独独忽略了这一处。

  “先前的太医把不出来,怕是脉象太弱了。如今三月有余,脉象就清晰多了。”

  裴蓠自方才开始就有些恍惚,女太医的话除了给他无限的喜悦之外,还有些不知所措。不敢想象,晚棠,晚棠竟是有了自己的孩子。那是不是明,晚棠的确是活着

  戚氏显然也想到了这一面儿上,一时激动的不能言语。棠娘啊棠娘,她究竟是修了几世的善福,才让棠娘入了家门。不仅以命相抵救了蓠儿,如今,更是怀有身孕。

  女太医也觉得匪夷所思,不过这是丞相府的事,她也不好多嘴。之后,她开了几副保胎的药交给戚氏,谁也不能裘晚棠何时醒来。不过只要尚有一口气在,他们就要尝试一回。

  得知裘晚棠有孕的日子,安排倒是丰富了许多。裴蓠也开始恢复正常的用食,他不想让晚棠和肚子里的团子看到自己不修边幅的一面。是以必要将自己打理好了,再抱着裘晚棠去院外见见阳光。

  曾几何时,他们在这处的回忆还清晰非常。裘晚棠的一举一动,一嗔一笑,都深深的刻在他脑海中,半点不退。

  秋日的正午日头诗意,裴蓠便将裘晚棠搂在怀中,替她活动手脚。一边轻轻的揉按,一边与她些外头的趣事。裘晚棠安静的闭着双眸,侧首枕在他肩上,恍若在仔细聆听。若是去看她的面部,偶尔还能寻得一抹极浅极微的笑意。

  她的身子日益暖和起来,平日虽然吃不了饭食,那些滋补的汤药却是能咽下去的。裴蓠发觉了这个变化后,更是兴奋,干脆告病求了个长假,寸步不离。他们这般在一起,裘晚棠不会动弹也不能言语,也丝毫不影响裴蓠对她的眷恋。

  今生,只得晚棠一人,足矣。

  完╰骗你们的

  十月末,天气已有了寒意。那时裘晚棠的身子已恢复成常人的温度,裴蓠知晓裘晚棠最爱干净。便每晚都替她沐浴,为了不让她着凉。他还特意辟了浴室,仿着原先的浴池命人做了一些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