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88章 大结局2 新文求收!(1/2)
李妈妈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上一次朱举人去世,正清帝夺情,并没有让万易彬丁忧回家守孝。https://

  这一次,万易彬坚持要丁忧守孝。

  万易彬第一次上奏折,燕锦拒绝了,第二次,燕锦还是拒绝了,一直到第三次,燕锦才同意万易彬丁忧守孝。

  万易彬的儿子已经成家,女儿也早就嫁人生子。

  万易彬的女儿肯定是跟着夫家留在京城,万易彬打算带着妻子儿子,儿媳孙子回凌平县丁忧守孝。

  万易彬在离开前,见了唐瑾睿,“师弟,我这一离开京城就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  唐瑾睿皱眉道,“师兄,你只是丁忧回去守孝,什么就不回来了?这样的话,以后还是别说了。”

  自从丁氏去后,万易彬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老了好几岁,鬓边的头发全都变得银白,“我都多大年纪了,就是等我守完孝,再回到朝堂上,想必朝堂之上也不会再有我的位置了。再者,当了那么多年的官儿,我也是真的累了。”

  唐瑾睿有些诧异,万易彬的野心有多大,他可是清楚的。

  当初万易彬就可以为了往上爬,便改姓入赘万家,没想到如今却颇有一种万事看开,了无牵挂的感觉。

  像是看出了唐瑾睿心中所想,万易彬长长叹气,“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宦海沉沉浮浮那么多年,我几乎可以说是看尽了人生百态。

  我曾位及阁老,除了没当上首辅,其他的可以说是得到了所有文人梦寐以求的一切。现在回过头想我这一生,我的心里倒是只剩下一个想法了,那就是遗憾。我为什么就没有多花点时间向爹娘尽孝。”

  万易彬说着,哽咽起来,“娘还好,我好歹孝顺了她这些年。可我爹——”

  万易彬是真的对不住朱举人,尤其是朱举人去世时,他都没能陪在他身边。

  唐瑾睿沉默了,好一会儿才道,“师兄,师傅从没有怪过你。我知道师傅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有你的。师傅从未真正怪过你。”

  万易彬布满细纹的眼角隐隐有泪光闪烁,“是,我知道我爹一直都是刀子嘴豆腐心。别看他嘴上狠,可他的心里实际上是一直都没有放下过我这个儿子。这些我其实都清楚。

  我有野心,并且一直为之付出努力,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。余生,我只想平平稳稳,守着爹和娘的墓过日子。累了半辈子了,也是时候歇歇了。”

  唐瑾睿像是看出万易彬是真的如此想,不是故作姿态,便不再劝了。

  万易彬很快收起脸上的悲色,郑重道,“师弟,我这一离开京城,最担心的就是我那女儿。以后我都在凌平县,不在京城,怕是不能看顾她。我不求别的,若是我女儿的夫家欺负了她,只盼你能伸手帮帮。”

  唐瑾睿忙道,“师兄放心,你的女儿也是我的侄女,我自然会看顾她的。”

  得了唐瑾睿的保证,万易彬终于松了一口气。与唐瑾睿相交多年,万易彬很清楚唐瑾睿的为人,他是那种言而有信,说得出便做得到的人。

  “唐师弟,你比师兄我强。你怕是大晋有史以来年纪最轻的阁老了,以后你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

  唐瑾睿一惊,下意识道,“师兄说的哪里话。我的资历怕是还不到能进内阁的地步吧。这一次我怕是没有机会进内阁的。”

  万易彬摇头,“师弟你太妄自菲薄了。皇上登基,你也算是从龙之臣吧。”

  唐瑾睿的眼神倏地变得锋利无比。

  万易彬笑了,“师弟别这样看着我。虽说你之前和皇上之间的来往并不密切,甚至可以说是从来必要的公务,你们再无其他来往。可有些眼睛尖的人还是发现不对了。

  师弟你的眼光很好。”

  眼光可不是好吗?燕锦如今不就登基为帝了,唐瑾睿也成了简在帝心的重臣。

  “这次我丁忧,内阁空出了一个位置。我看机会最大的就是你,皇上也属意你啊师弟。”

  可能真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唐瑾睿自己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出来。

  唐瑾睿沉默了片刻,“如果皇上真的属意我,那我自然是高兴的。”

  正如万易彬所说,进内阁是每个读书人的追求和梦想,唐瑾睿也不例外。

  万易彬伸手拍了拍唐瑾睿的肩膀,感慨道,“师弟,你比师兄我强。你从没忘记过自己想要什么。你当官,才是老百姓的福气。以后你进了内阁,只盼你能一直别忘记初心,多为老百姓做点事。”

  万易彬这些年更多的只剩下争权夺利,几乎没为老百姓想过什么,他希望唐瑾睿能弥补他心里的遗憾。

  “师兄放心,我若是能有机会多为百姓做点事,我定义不容辞。”

  “还有一事要拜托师弟。这次丁忧回凌平县后,我应该是不可能再回京城了。可我那儿子还年轻,他不可一辈子只窝在凌平县那小地方,总是要继续回京城的。

  我那儿子我很清楚,跟我一样有野心,能力不足。这次带他回凌平县,我也是想着能有机会好好教教他,让他成器一点。我在这里厚着脸皮求师弟一事,若是可以,还请师弟以后在官场上能照看他几分,免得他走错路,被人害了也不知。“

  对万易彬的请求,唐瑾睿仍然应了下来,不说这些年万易彬帮过他多少,就是念在朱举人和丁氏对他的大恩,他也会答应。

  万易彬离开那日,唐瑾睿和顾明卿一路送到京城外的四十里,才转身重新回去。

  晚上,顾明卿原以为唐瑾睿的心情会不好,正想跟他说些其他事情,转移他的注意力。

  唐瑾睿却忽地开口了,说的就是万易彬离去前找他说的那番话。

  说真的,顾明卿也从未想过,唐瑾睿这一次能进内阁。

  正如唐瑾睿说的,他的资历还是有些浅,离进内阁是差了一点。

  只是顾明卿相信万易彬不是无的放矢的人,他既如此说了,那事情怕是八九不离十了吧。

  顾明卿的心“咚咚咚——”地乱跳,很是急促。

  顾明卿也有野心啊,她当然也希望唐瑾睿的官儿能越做越大,妻凭夫贵啊!对此,顾明卿还是很喜欢的。

  “相公你要进内阁了,难道你不高兴吗?”顾明卿轻声问道。

  唐瑾睿回答,“高兴啊,我怎么可能不高兴呢。进内阁,几乎是全天下读书人最大的梦想,我如今要做到了,我自然是高兴,我还不到四十呢。只是高兴的同时,我也忧虑。

  官做得越大,肩膀上的责任就越重。我是担心自己担不起这责任,当着官儿,却不能为老百姓多做点事情,我这心里惭愧得很。”

  顾明卿的手轻轻放在唐瑾睿的肩膀上,声音如三月的春风,温柔细腻,“相公,你能存着这心,便不知比其他人强多少了。与其在这里担心自己会做得不好,做不到。不如想想,该
为您推荐